一年又减少11131个卫生室,是谁逼走了乡村医生?

  • 发表于   2019-08-02 11:37:00
  • 来源:基层医生网
  • 作者:
  • 责任编辑:
  • 查看次数 评论条数0


  上个月国家统计信息中心发布了《2019年2月底全国医疗卫生机构数》,据了解,截止2019年2月底,我国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共94.5万个,其中村卫生室621700个,与2018年2月底比较,村卫生室出现了单向减少严重。因为全国村卫生室在2018年2月底有632831个,而到2019年2月底,一年时间段却没有了11131个!


  


  一年又减少了万余个村卫生室,卫生室按照如此速度骤减,那么十年、二十年后,村卫生室是否要濒临消失吗?卫生室的减少,是缺失了村医的守护,有多少村医离开了生于斯长于斯的基层医疗岗位,是什么原因迫使村医离开了曾经为村民救死扶伤,为村民捍卫健康的卫生室?


  强行多村一室村医不忍倾轧而定


  乡村医疗一体化要求原则上每千人设置一个卫生室,村民步行二十分钟有一家就近的卫生室要求,但是有关部门在实施中罔顾规定,求省事致使30%以上行政村没有配置卫生室。多村一室的弊端就是三、五个村医在一起共事,由于业务量及工作的付出不均等,大锅饭式做多做少都一样的分配模式,使有能力的村医积极性受挫,村医之间倾轧不断,有些村医受不了那份气,选择了离开!


  公卫活多,钱少乡村医生忍无可忍而走


  基本公卫服务有十四大项,公卫经费年年向乡村医生增加及保证足额发放,但是乡村医生作为履职公卫的主体,在公卫经费的分配中缺失话语权,明明按照人头发放的公卫经费,到村医手中成了考核的绩效补助,可知公卫经费缩水之严重。故村医确确实实干了公卫活而得不到国家规定的公卫经费,并且在公卫补助多年缺失的情况下,为了生活只有出走!


  基药贵,存在二次议价 村医得不到公正分摊而走


  作为卫生室某常规心血管中成药品种的基药,据公开的2018年年报显示,该制药在超80.36亿元的销售费用中,市场、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74.86亿元,占比超90%,而这笔巨大的销售费用,不排除二次议价的回扣。这款风靡全国的心脑血管病“神药”,据某些地方的村医爆料销售一盒可拿三元、五元回扣,但是视地区差别,有的村医恰没有。故村医明知基药中二次议价现象普遍,但是却因人为原因长年得不到分摊,受不了那份气,只有愤而辞职出走。


  家签重数量,轻质量 村医感觉太窝囊而走


  全国各地的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模式不同,而有些地方在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推广中,脱离实际地连年提高签约率作为硬性考核指标,而在签约人群获得感有限的前提下,乡村医生又如何能完成签约目标?但是村医在面对下达的签约硬指标,又不忍诱签及骗签、强签及向村民求签,但是又要忍受着签约排名的心理压力,在收入有限又备感窝囊下,只有选择不干了。


  主管领导缺乏民主 乡村医生憋屈而走


  作为乡村医生的主管领导卫生院,在受县卫健委委托下对村医进行若干业务方面的管理。但是由于乡村医疗一体化后卫生院在公卫考核与分配权中占主导作用,而很多地方的卫生院对于乡村医生的人事、注册、考核等事务中缺乏民主,但村医又迫于被“管理”,有些村医受不了那份憋屈,只有走出这个行业。




QQ客服
QQ客服

客服1:

客服2:

客服3:


服务热线
400-830-20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