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电子处方:谁才是真正的分羹者

  • 发表于   2017-07-28 11:09:44
  • 来源:21世纪药店
  • 作者:
  • 责任编辑:
  • 查看次数 评论条数0


今年5月,国务院医改办发布《关于印发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7重点工作任务的通知》,“探索医疗机构处方信息互联互通、实时共享”再被提及。在去年“禁止医院限制处方外流”的基础上,今年处方外流将重点从零售药店端着力。


随着西安、青海、海口等多地接连开始试行电子处方服务,引起了业内的持续关注与讨论。

电子处方背后是处方外流,电子处方试点放开,处方外流或同时放量。在医改大背景下,医药分开、零加成、药占比等政策持续深入,处方能否顺利外流仍未可知,但至少呈现出进一步的发展,各利益相关方也摩拳擦掌准备迎接市场的放量。

处方外流的担子

一直以来,处方外流就承担着“医药分开”的重任。在实施“医药分开”综合改革的过程中,处方外流或院外处方流转是其中一项重点内容,即此前由医院药房承担的药品转到其他药品流通渠道,以保障患者的购药需求。

但是,处方外流除流向零售药店外,社区医疗机构作为其中一个重要渠道,显得更占上风,如何承接处方外流的市场也成为了业内的一大课题。不过,好在具体相关政策上,监管层对处方外流的态度越发明朗。

从2014年探索“患者凭处方到医疗机构或零售药店自主购药的新模式”,到2016年的“禁止医院限制处方外流”,再到最新的2017年医改任务中“探索医疗机构处方信息、医保结算信息与药品零售消费信息互联互通、实时共享”,均试图着力清扫院外处方流转的系统性障碍,为处方外流开道。

专家分析,通过实施处方外流达到医药分开,先是调动患者的积极性,让患者可以自主决定到哪里买药;其次是通过医保对接、处方信息互联互通等方式提升患者在零售药店或其他途径的购药体验,对医院药房形成实质上的“分流”。电子处方的诞生与发展使得后者能够成为现实。

不过电子处方的推行一直是雷声大雨点小,医院担心诊疗纠纷和利润外流,药企担心冲击现有销售模式,所以难有作为。直到移动互联网在医药圈的兴起,那些苦于找不到盈利模式又想在医疗市场分一杯羹的移动医疗企业,最希望能尽快推进处方外流相关政策的落地实施,它们也终于看到了一丝丝前进的曙光。

目前从各地的要求来看,零售药店和第三方医疗服务机构是电子处方的执行主体,第三方医疗服务机构可以是医院,也可以是移动医疗企业开展的互联网医院或O2O平台,这为移动医疗企业抢占传统医疗市场打开了政策上的缺口。

医药电商的进击

其实,如果严格按照西安方面的要求:“鼓励符合条件的药品零售企业与具有合法资质的第三方医疗服务机构合作建立电子处方共享平台。”

那么,符合资质的第三方医疗服务机构包含两种,一是当地的公立医院,如陕西省人民医院等;二是乌镇互联网医院等具有合法医疗资质(同时具备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和营业执照)的互联网医院。

第一张电子处方

互联网医院在电子处方的探索上可谓得天独厚。微医集团董事长兼CEO廖杰远曾表示,微医的构想是利用乌镇互联网医院助力药店升级为“药诊店”,实现优质医疗资源下沉,打造O2O服务闭环,加速处方外流,实现药店商业模式的升级转型。

广州健客也于今年宣布,将与广州一家全科社区医院展开合作,探索互联网医院模式,重点发力布局互联网医院和移动医疗。健客CEO谢方敏认为,医药电商具有供应链、用户等优势,有探索承接处方外流的条件。而未来的趋势之一就是医药电商与各大医院合作探索互联网医院,引导处方外流。目前健客已跟国内排名前十的几家医院展开合作,探索院外处方外流的承接之路。

与互联网医院不同,阿里健康将目光瞄向了社区医疗机构。7月7日,阿里健康与杭州市余杭区卫计局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将携手联合余杭区医疗机构和社会药店,共同打造就医流畅、配送高效的电子处方外配平台,探索医药服务新模式。

而获得步长制药集团6000万元注资的快方送药近日也宣布,将在全国50个城市与500家药店合作,通过快方送药的电子系统帮助其接收来自快方送药、其他第三方平台、互联网医院及医院外流处方的订单。快方送药CEO高越直言,医药分家、处方外流、医药电商新政是快方送药进行战略调整的主要原因。“市场发出了放量的信号,快方送药要做的是提供信息化改造解决方案,帮助药店更好地迎接市场增量。”

零售药店的坚持

当然,所有的尝试,最终还是会落到零售端,由零售药店来实践。众所周知,药店对处方市场垂涎已久,只是苦于政策一直未能放行。尽管最近关于零售药店违规销售处方药的新闻层出不穷,但依然掩盖不了连锁药店对处方药市场的期盼之心。

廖杰远指出,处方外流能否顺利,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药店能否获得合规的处方来源。传统的纸质处方流转及监督不易,在国家推行医疗服务信息化的背景下,电子处方或将成为处方外流的主要载体,而药店会成为电子处方外流的主要承接载体。

电子处方与医药零售合作方式

电子处方+零售药店

电子处方+医药电商

电子处方+药品配送

在陕西众信医药超市有限公司董事长乔元辉看来,电子处方的推广意义深远,对于破解处方外流问题起到了一个积极的疏通作用,所以目前陕西众信正计划对所有门店进行电子处方平台的试点。

事实上,零售药店对处方药市场的探寻不止于电子处方,如北京医保全新、康德乐在DTP上的探索;四川德仁堂对院边店、托管药房的探索;河北乐仁堂对开设院内药房的探索;重庆万家燕对药诊所的探索等,还有以处方药销售为核心目的,纷纷建立各种疾病的健康管理中心、康复中心、健康生活馆等尝试,简直是数不胜数。

成都连锁药店试行电子处方

零售端的坚持还体现在工商合作上有了更明确的方向。在“2017全国药店周暨第十二届中国制药工业百强年会”上,益丰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高毅曾坚定地表示,处方外流的趋势是不会变的,问题在于处方外流能有多大的比例、多长时间才能实现。这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零售药店应做的,就是尽早布局,以承接处方外流,如挑战DTP药房,加强工商合作,打造处方专业化药房。

零售终端的大规模行动也让上游工业闻到了气息,很多处方药生产厂家意识到未来处方的流向,开始着手相关布局。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春波认为,随着处方外流的声势浩大,工业企业应根据市场的变化迅速做出反应,如将医院资源下沉到院外市场,学术推广下沉到基层,给终端更大的帮助,共同为处方市场的放量做好准备。

电子处方应用早有先例

除了政策层面的推动外,电子处方在互联网医疗平台和医药零售企业之间的流动早有先例。

广东省网络医院上线

最早可追溯至2014年10月,全国首家网络医院——广东省网络医院上线,患者通过安装在连锁药店的网络就诊点的视频终端,可向在线专家求医问诊。医生根据患者的病情开具处方,患者便可拿着打印出来的处方在药店买药了。

全国第一张互联网医院电子处方诞生

2015年10月,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心血管专家王建安通过乌镇互联网医院给在杭州家中的黄女士开具处方,标志着全国第一张互联网医院电子处方的诞生。处方开出后,黄女士在线完成药费支付,一两天后,药品由国药集团配送至黄女士的家中。自此,“电子处方”一词也开始流行开来。

成都开展电子处方服务试点

去年9月,成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全市药品零售连锁企业开展电子处方服务试点工作。患者在药店通过问诊平台问诊,获得电子处方,然后在线下药店拿药。据成都商报统计,截至今年4月7日,成都市拥有电子处方的门店超4000家,电子处方医生超过300人,共计开出250多万张电子处方。

西安推行电子处方服务

5月18日,西安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印发《西安市药品零售企业推行电子处方服务工作方案》(试行)的通知,打算在该市药品零售连锁企业和有条件的零售单体药店推行电子处方服务。紧接着6月13日再发文《推广互联网医院开展慢性病随诊电子处方共享工作的意见》,将电子处方的试点工作落在了通过互联网医院进行慢病随诊上,并对第三方医疗服务机构的资质提出了明确要求。

广西启动处方信息共享平台

5月23日,广西梧州红十字会医院启动了以医院为核心、联合政府医药医保等部门以及社会药店共同建设的全国首家处方信息共享平台。其流程为医生根据患者的需求开出处方并提交至医院药师审核,审核通过后可直接上传至“处方信息共享平台”,平台将处方信息以短信的形式推送给患者,患者自主选择到任何一家平台药店完成线下购药,最后药店核验患者处方信息,打印处方并完成售药。

广州实行公立医院改革

7月15日,广州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工作正式启动。在广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的《广州地区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实施方案的通知》中提到,要优化患者就医体验,探索医疗机构与定点零售药店开展处方外配业务的衔接机制,实现定点零售药店网上核实医师处方,享受门诊特定项目、门诊指定慢性病待遇的参保人可凭处方在定点零售药店配药。




QQ客服
QQ客服

客服1:

客服2:

客服3:


服务热线
400-830-2016

返回顶部